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死人活人

    “这年头,凭栏处唱不了《满江红》啊。”

    砖混结构的三层酒楼,脚下踩着的二楼地板,不但用了预制板,还贴了一层瓷砖。说考究也算考究,说不讲究,也的确是不讲究。

    至少将来要是出了凭栏处“怒发冲冠”的“鹏举”,这栏杆应该是铁做……要不就是水泥管,总之,不是木头的。

    叮叮。

    抄起一个勺子,在窗户栅栏上敲了敲,居然是刷了漆的铁棍。

    “嘿……”

    老张露出了一个十分猥琐的笑容,他寻思着,那些个诗情画意的文人骚客,这要是穿越了,怕不是得打死他。

    自从非法穿越之后,不但破坏了盗墓行业,这文化情调上,也是有点辣手摧花的意思。

    罪过罪过……南无机械工程佛保佑啊。

    街市上人潮涌动,在横平竖直的大街上,每个十字路口都开始设置了交通协管员,有的甚至还假设了红绿灯。警察卫大将军设置的新衙门新差遣,就是交警。

    已经养成靠右行驶的车马行人,透着一股子让人清爽的秩序美感。当然,交警和不良人吹着哨子,疯狂追捕闯红灯的马车……也很有喜感。

    “闯红灯,扣你六分啊!”

    老张攥着手中的勺子,远远地指了指扬长而去的马车。

    “你一个人在演个甚么戏?”

    “《西厢记》,老夫演张生,娘子看老夫帅气么?”

    “甚么帅气?”

    “英俊么?”

    “……”

    李芷儿没有说话,并且向他扔了一只狗。

    真·一只狗,细腰犬,河东大户送来玩耍的,让猎个兔子什么的。这狗灵活的很,稳稳落地,冲张德绕着圈圈摇尾巴。

    狗不大,不过老张也不爱养狗,相较这些个听话的狗子,还是“黑风骝”那个机灵鬼更让他喜欢一些。

    “去。”

    抄起一直焖烧的红肘子,扔给了这只半大不小的狗子。狗子闷声不响,跳起来就叼住了大肘子,啃得极为欢实。

    “都这辰光了,怎地还不让你面圣?”

    “这早一点晚一点,又有甚么关系。”

    老张笑着摇摇头,又问李芷儿,“这几日怎么不陪着那小子散散心?”

    “他要读书,还要陪着大肚媳妇。”

    “温二还真是能忍,有点意思。”

    这也算是继承了温彦博的优秀素质吧,虽说温彦博当年挑战天王巨头失败,但也算是政坛中的一颗闪耀流星。可惜,流星再闪耀,也只是流星。

    哪里像杜如晦这种,人哪怕死了,照样影响深远。

    “如今涌入京城的豪富之家多不胜数,人人都在追捧这些个股票,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家破人亡。”

    “你一个富婆,倒是学者体恤百姓起来了?”

    老张笑了笑,又道,“可曾听这几日有些人家,在那里念叨甚么‘一家哭何如一族哭’?”

    “‘龙尾堂’京畿房的管氏这般说吧。”

    类似这样的心酸话,多不胜数,只是管氏讲得比较动听,描绘了一个非常励志而且又坚韧不拔的形象出来。

    实际上就是一个世族的“宗家”欺负“分家”罢了,说得好听是为了家族的兴旺,真正捡到便宜的,只有留在中国的豪门正宗。

    那些个“分家”流落出去,拼死拼活就算想要做假账开捞,他们上班的单位,他娘的是个股份制企业,股东茫茫多不说,还有一堆莫名其妙的监管盯着。

    讲白了,就是燃烧“分家”的热血,点燃“宗家”的激情。

    送死你去,背黑锅我来。逻辑上没有瑕疵,只可惜这世上,愿意背黑锅的才是多数,谁他娘的想死啊。

    “这一次,愿意前往四方冒险的人家,将会多不胜数!”

    李芷儿盯着张德,“只怕死人无数。”

    “也活人无数啊。”

    老张轻描淡写地捏着一只鸡腿,随手将手中的勺子扔在案桌上,“总要死人的,不过,死一个人活五个人,这就是赚的。”

    “……”

    人命如算数,极尽冷血的言语,让李芷儿身躯微微一颤。尽管已经过了天真的岁数,她也是十数年历练,早就明白“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可和张德这种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虽然知道李芷儿有点“悲天悯人”的情绪在,但这种情绪显而易见不会持续太久。

    老世族的精英们只要有点眼光,就知道在中原想要继续维持“耕读”的成本将会与日俱增。

    不但要跟皇帝斗,还要跟新贵们斗。既要和进入体制的新兴官僚集团斗,还要跟小有产者争抢最后的一点口粮。

    战天斗地不是不可以,但也要量力而行。

    太原王氏、温氏都在尽力转变,湖州徐氏、苏州陆氏都在“分裂”,都是选择而已。化整为零还是化零为整,历朝历代的老世族,都是看需要而行动。

    一个很简单粗暴地例子,侯君集掌控的娱乐业集团,盯上了一块地,想要做成规模更大的球场。他这样一个顶级的帝国权贵,想要玩死一两家走下坡的老牌世族,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而支持侯君集的人多,还是支持某某地某某氏的人多?要知道两京组织的球赛之中,背后金主多得是军方出身的山头。而球赛带来的收益,绝非只要门票,围绕球赛而产生的报纸、杂志、博彩、物流、周边、广告等等等等行业部门,都会支持侯君集弄死那帮攥着土地不放手的“落后”杂碎。

    你祖上汉朝三公?你先祖位列九卿?

    打的就是三公,杀的就是九卿。

    利益形成洪流之后,要么用另外一股洪流来压碎,但大抵上也是利益诉求,乃至利益的分配权力。

    想要靠着传统的惯性,发动“面子果实”的能力,给某某地某某氏一个面子,无异于痴人说梦。

    在贞观朝二十多年的官场换血之后,老牌世族不得不变,不变就死,而且是必死无疑。

    管氏喊出“一家哭何如一族哭”,固然“宗家”冷血无情,甚至是极尽不要脸之能事,但道理是正确的,“分家”的精英或者说精英,也能明白这是阳谋得不能再阳谋的手段。

    “宗家”通过这种手段集中了资源在更少一部分的家族子弟身上,燃烧的是“分家”,壮大的是“宗家”血脉。但同样的,“流放”出去的“分家”子弟,也获得了一个额外的机会。

    原本他们永远不可能独立门户,大多数情况,就和历史潮流中的那些个高门小支一样逐渐衰亡,最终成为苍头黔首的一员,甚至可能是奴隶……

    但是现在,他们就有机会“称宗道祖”开门立户。

    创业,对高门嫡系子弟而言,是熟悉的,但是对庶出“废柴”们而言,他们只不过是生育机器,又或者是联姻工具,其它的利益,很难享受。

    且不说豪门如此,程知节这等草莽出身,都让庶出子弟不得不选择投靠张德来换取前程,高门只会更加残酷,老牌世族更是等级森严,和魏晋之时,并无区别。

    老张对李芷儿说“活人无数”,那的的确确就是如此的。那些个“流亡”“流放”到海外番邦的小支庶子们,至少在他们的人生轨迹中,第一次获得了一丢丢的分配权。

    资源上的,财产上的,甚至是生育上的。

    一如当年张德和太谷县令王中的“官商勾结”,不知道多少农户家破人亡。老张和程处弼这等权贵子弟,更是谈笑风生,视人命如草芥。可回过头来再看过往,原本就已经饥饱参半的太谷县农户,他们中原本应该早夭早死的,却活了下来。

    而那些个没有家破人亡,继续保留手中田地的农户们,他们继续饥饱参半,手中的土地,泰半换了主人,因为他们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可以把自己的血脉延续下来。

    正常的历史潮流中……他们中的大多数,本来就是应该“断子绝孙”,养不活妻儿养不活自己,才是常态。

    哪怕这是“贞观盛世”!

    但是当初遭遇“家破人亡”惨剧的群体,却存续了自己的血脉,他们有过劳而亡的,可终究还是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些劳命鬼。

    原因何在?

    一个行业体系中的雇工,永远都比被多重剥削的底层小农值钱那么一点点。

    更何况,还是土地贫瘠一无所有的河东下县。

    倘若张德亦或是程处弼因这些个“家破人亡”而伤心不已……那大概是一直伤心二十年,至死不休也停当不下来。

    所以当李芷儿盯着张德感慨之后,终究也是没有多说什么,更何况,先哲们早就把道理讲得很清楚了。

    怎么避免这种悲伤?

    很简单。

    君子远庖厨。

    “我那皇兄若是一病不起,太子能监国吗?”

    “就他那性子,还是老老实实在东海攒点家底吧。”

    老张摇摇头,“哪怕你皇兄死了,也是太后垂帘听政。哪怕你皇嫂没有这个想法,满朝文武,多的是需要她这么干的。”

    “唉……”

    李芷儿一声轻叹,“我总算是脱离帝王家,得获自由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