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为国献身

    提前让王玄策准备好设置州县的原因,就是天竺都护府很有可能就会安置在“苏河”两岸。

    一般为了表示对朝廷的忠诚,方便王师入驻,朝贡邦国的王庭、都城,往往都是安置在便于帝国军队出入的道路上。如果帝国的军队经过的时候,会遭遇一条河,那么往往都城就会在河流的北岸。

    所以举凡羁縻州的都督府或者刺史府,大多都是当地土族豪帅的驻地,随着羁縻州的消失,也就演变成了建制州县的驻所。

    于是如果王玄策要建设南苏州,一期工程的主要土木营造,都会集中在北岸,而不是南岸。

    除此之外,程处弼选择王玄策委以重任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王玄策在北天竺诸国走了一圈之后,跟玄奘老法师一样,居然搞了不少拥趸出来。

    只不过玄奘老法师的随行者大多都是僧人,而王玄策则是效仿“榻上苏武”,搞了一堆的土邦“公主”……

    就现在“苏河”上那帮听话的船工,有一半以上,都是来自一个叫“妮吉雅”的女大君投献。

    这些船工,是“妮吉雅”的“嫁妆”,除了低种姓的船工之外,还有十五万亩的耕地,都是可以通过“苏河”灌溉的上田。

    围绕着十五万亩耕地,大概有十几个村镇,是“妮吉雅”的附庸、仆从。其中有个镇子,属于“妮吉雅”世代管家家族所有,基本上“妮吉雅”的意志,就等于这个镇子的意志。

    而现在,王玄策理论上就是唐朝来的新大君,当地人称呼王玄策为“苏河阿贾德”,意思就是“苏河”的主人。

    这事儿吧……王玄策不敢认账,不是说拔鸟无情这种。而是他是带着唐朝官身的,过了勃律山口,就是敦煌宫的地盘,北方蕃人南下,又都是唐朝的鹰犬爪牙,他别说没那个贼心,就算有,也没那个贼胆。

    只不过想要给皇上尽忠,给朝廷效死,你得有所牺牲不是?

    王玄策失去的只是肉体,获得的,却是皇唐天朝的声威!

    壮哉,长孙……王符!

    原本蒋师仁差点中招,要不是老蒋灵醒,差点就被天竺娘们儿给睡了。反应过来之后,蒋师仁就寻了个由头,说是要前往“黄冠子”真人那里领点罐头尝尝,这便跑去北面坡地招募雇佣兵。

    戒日王朝解体之后的事情,那是军阀、反王四起,而且这些个军阀、反王、土公当真是菜鸡互啄,人死了不少,却一块像样的地盘都没有搞出来。

    唯一占据河流开拓生存空间的,居然还是远道而来的唐人。

    “太昊天子”这个概念在加强之后,“天命”这个说法,也逐渐在大大小小的土邦王国之间有了认识。

    而李淳风几次“伐山破庙”,把诸多圣地打造成了一种形态之后,斩龙台上的龙骸,当真是震惊各方。

    各大流派信徒不管原本多么狂热,见到斩龙台上那巨大的龙骸之后,立刻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圣遗物”造假这个事情吧,李淳风还真说不上熟练不熟练,毕竟就算是他自己,看到一堆巨大的骨骸时候,也是差点吓尿。

    而中国来的雕刻家们,把巨龙头骨被利刃斩断的痕迹,做的当真是活灵活现,完全瞧不出ps痕迹,这如何不让人震惊呢?

    要知道,骨头是真的……而伤口既然也是真的,必然是有顶天立地的大能,手持斩龙剑,把巨龙一剑斩杀。

    狂信徒对未知的大恐惧,自然可以从原本的宗教中寻找答案,但很可惜,他们原本信仰的神,打不过“太昊天子”。

    “黄冠子”真人的伐山破庙,倘若包装得好听一点,大概就是统一思想认识,加强思想管理,建设对大唐帝国主义事业有益的思想基础。

    当年编排“李真人三戏白牡丹”的根脚,那也是李真人把某个以“牡丹”为标志的符号的淫祀给灭了三回。

    编排成故事之后,画风有点歪,传唱度却很高。

    但本质上就一个意思,“李真人”……牛逼!

    那么“李真人”能三戏“白牡丹”,就能两戏“黑牡丹”。今天能戏牡丹,明天就能戏个莲花荷花什么的。信度河的河口有金合欢树,那李真人砍几棵金合欢树,镇杀几个天竺金合欢树变成的精怪,也是实属正常。

    眼下在“象泉河”给“苏河阿贾德”当差的象雄人,不是真服气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王玄策,而是服气“太昊天子”,还有“太昊天子”麾下手持六道圣旨的掌教真人李淳风。

    阿罗本老神父领会精神然后来一出“西游记”,那也是发现拜了这“太昊天子”啊,这江湖险恶也没那么险恶嘛。

    因为江湖险恶就是我,我就是江湖险恶啊!

    只不过“伐山破庙”之后,那么多的“善男信女”想要收拢起来再教育,也是相当的不容易。

    天竺这个地界,族群极其割裂,没有哪个部族是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的。唐人的突然到来,才彻底改变了本地区的政治生态。

    随之而来的,不过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作为天竺几百个国家的事实主人,唐朝黑手要下,但义务也要担。

    十几二十万失意教众哪怕突然全员暴毙,产生的瘟疫也足够让人喝一壶的。

    所以哪怕王符再怎么不愿意,为了帝国,该献身的时候就得献身。献身一时爽,一直献身一直爽。

    而且只要“苏河阿贾德”没有公开造反,没有学着这个那个豪帅,去唐朝朝贡,那就屁事儿没有。

    还是帝国主义事业中的一个好同志嘛。

    至于说“妮吉雅”这等天竺土著大贵族的想法,根本不重要。事实上戒日王朝解体之后,军阀们也在寻找出路,其中最好的方法,自然是获得唐朝的支持,然后完成北天竺的再次统一。

    只可惜找人打架也得看情况,就算现在找上了“西秦社”的好汉,东天竺那些个军阀,也不是省油的灯,照样找上了“广交会”。

    现在东天竺境内,不但有“广交会”“苍龙道”的势力,还有巴蜀豪强以及“茶马道”的地方豪强。

    尤其是像剑南龙日天这种特殊存在,因为是张德学生的关系,他能够轻松地借贷到大量资金,同时还能从汉阳钢铁厂直接赊欠一批优质武器装备。

    “茶马道”上的护卫团体,目前是东天竺战斗力最高的。

    毕竟,能够从剑南道流窜到东天竺,探险本身就已经是“九死一生”,而维持沿途的据点,除了要收买大量沿途土族之外,还要有一定量的军事存在。

    这其中又涉及到了诸爨的合纵连横,后期力量的不断锻炼,很考验发起者的统筹能力。

    政治、军事、经济、外交……一个都不能少,甚至还要学一点气象学、地质学、考古学以及语言学。

    除此之外,对于山地作物要有认识,山区养殖要有概念……一个超大型的系统工程,需要的后方支撑,可不是什么区区钱粮二字可以支撑的。

    为了吸引一定量的汉人进入这片地图,哪怕再怎么不喜欢,张德还是帮助龙日天同学打造了一系列的“翡翠”饰品进入上流社会。

    老冰种起胶放强光满苹果绿飘正阳绿翡翠a货……赞。

    至于给河流改个名字,叫作“金沙江”“金沙溪”,基本操作。反正骠国以北,被称作“大金山”“小金山”“满金山”“金多山”的地界,不知道有多少,反正一听就特别能发财的那种。

    三旬老汉大大地坏,不过好歹龙日天同学,享受到了这种便利。

    人在剑南喝得是“剑南春”,但“剑南春”能卖到东天竺去。

    帝国的各方势力以不同的角色,在天竺粉墨登场。这种情况下,天竺本土的精英或者有识之士们,期望用唐人来斗唐人……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唐人不是不可以跟唐人斗,但要承担其中的风险。以“西秦社”“广交会”这个层面,还没有这个资格在一片膏腴之地上玩黑吃黑。

    只有最顶级的中央大贵族,才有下场的资格。

    而“妮吉雅”忙不迭攀附的王玄策是个啥?在皇唐天朝的政治版图中,就是个弟中弟。

    所以实际上王玄策就是白嫖,不但搂了一只天竺美女,还搞了一堆“嫁妆”。

    当然了,为组织献身,王符同志是不求回报的,一应所得,都上交给了组织。

    很快,组织上就对王符同志进行了考察,认定王符同志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帝国主义战士,于是“南苏州刺史”一职,就落在了王符同志的脑袋上。

    “妮吉雅”吃了没文化的亏,她要是好好地学一门外语,就知道“刺史”其实不是皇唐天朝的王公,那就是个高等级公务员。

    不过有一说一,“妮吉雅”觉得自从跟皇唐天朝的高级公务员睡了之后,隐隐间“苏河”以南的十几个部族,都以她为尊。

    可见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