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地位

    开辟种植园、庄园之类的事情,房遗爱半点兴趣都没有,他只喜欢快钱,砸钱进去生出更多的钱,这就是房二公子的爱好。

    说起来,跟杜二公子也差不多。

    在二代的圈子里,房俊和杜荷,也是一时并称“房谋杜断”,“小房杜”,说的就是他们两个。

    房二公子说这里有钢铁厂、高利贷、皮肉生意若干能赚钱,杜二公子就说,高利贷赚得多赚得快……

    总之,也算是为大唐的帝国主义市场经济添砖加瓦,还是有积极的正面的意义。

    “设置州县?这‘天竺地’已经到了这般田地?”

    “中天竺和南天竺,还不行,北天竺今年入秋之后,下坡就有七万多蕃人。象雄本部头人,自带牛羊之数就有四十万。”

    也没有瞒着房遗爱,论消息渠道,这孙子还真不怂谁,只是懒得去折腾,一般怎么便利怎么来。

    “那这是要生发呀!”

    房遗爱一拍手,眼睛一亮,“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都是赚钱的买卖。这只要投了这些个行当,不愁赚不到钱啊!”

    “眼下还是要修路,‘天竺地’不比中国,交通疲敝不说,雨热迥异,施工甚是不便。”

    这也是成本比较高的原因之一,同样都是大平原,中原绝对是天底下最优质最适宜的地方,没有之一。人们印象中的黑土地,在传统农耕时期根本毫无意义,高纬、低纬的农耕区,要么缺水要么缺热,总之,像中原这样天时地利都是独一无二的,绝无仅有。

    在北天竺施工的难度,工程上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出在施工人员上。夏季过分的炎热,雨季又跟炎热错开,这种情况,缺少先进的医疗卫生手段的情况下,就是纯粹的填人命。

    龙昊在剑南遭遇的状况类似,但毕竟是山区,所以龙昊下意识地控制了规模和进度,也就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施工伤亡。

    但北天竺这里,批量死亡劳工,是可以预见的事实。

    有些事情没必要讲透,房遗爱在江西、湖南、江东厮混了那么多年,就算没有具体操持过事务,但也见得多了去了。

    捞钱也得与时俱进啊。

    “那……老子投钱去‘昆仑海’比较好?”

    房遗爱有些抓耳挠腮,他不爱赚辛苦钱,快钱才是他的爱好。投资“昆仑海”,怎么地也得搞个驼队。就算借钱放贷给别人,如今大户都不缺融资渠道,中小户咬咬牙,在街坊里面发行非法股票,也不是什么大事。

    贞观二十五年的这个冬天,你只要跟“天竺票”挂钩,去万里之外卖棺材,那也是“绩优股”。

    所以明知道这里面钱多多,房二公子还真是有点耗子拉龟无从下嘴的意思。

    哪怕是投资金矿,他都没那个心思。

    “给轮台府做后勤?”

    老张拿起酒壶,给房遗爱倒了一杯,房二公子接过来之后没喝,想了想,一饮而尽然后问张德:“老兄觉得这来钱快来钱多的,还有甚么?”

    “抢劫、挖坟。”

    老张横了他一眼,简直莫名其妙嘛,自己的爹是江西总督,结果连弯腰捡钱都觉得累,还打算去天竺搞一把……老张就没见过这么妖的二代。

    “诶?!”

    听到老张这么一说,房遗爱眼睛一亮,“听李道长说起过,玄奘法师在西天竺挖了不少神庙,黄金多多啊?”

    “……”

    脸皮一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老张小声问道:“遗爱,你还真打算去挖坟?”

    “甚么挖坟!这叫……这叫……”房二公子绞尽脑汁,然后一拍大腿,“这叫访古寻迹!”

    神特么访古寻迹!

    这无耻的嘴脸也难怪娶了公主也敢殴打,瞄了一眼远处的高阳公主,鼻青脸肿的,连脂粉都遮掩不住伤势,亏难这王八蛋下得去手啊。

    “这来钱也不快啊。”

    “也是啊。”

    房遗爱点点头,然后道,“我也弄个‘天竺票’,这总来钱快了吧。”

    “……”

    我滴妈,要不要这么狠!

    房遗爱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说道:“操之你看啊,我呢,先让人吹捧一下天竺古国的器物,这算是古董,对不对?”

    “对。”

    “然后呢,我掏钱,组个挖坟……考古探险队,专门寻觅天竺的古玩珍宝,这物以稀为贵,价钱能抬起来对不对?”

    “对。”

    “然后呢,我再让人三天两头放点消息出来,就说这么个挖坟……考古探险队,今天挖着一件珍宝,明天寻得一处宝库。就先学着‘天竺票’,咱也在南市搞个甚么挖坟社,专门招募股本。这钱不就到手了?”

    “然后呢?”

    老张好奇地问道。

    “甚么然后?然后当然是谁掏钱谁当家啊。老夫到时候把手里的股本都卖了,跟老夫有甚么干系?”

    “……”

    嘿,你这个小机灵鬼,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老张一看房遗爱这壮硕无比的身材,不得不承认,真不能以貌取人,你以为人脑袋里塞满了肌肉,万一塞满的是白浊呢?当然房遗爱连娇滴滴的公主也能暴打,显然塞满的不是白浊,这就不是一个会轻易精虫上脑的牲口。

    这王八蛋……跟李世民一样,换个世界投胎,也是能混得风生水起啊。

    惹不起惹不起。

    “老兄你看这法子可行?”

    老张有心说不可行,但还是开口道:“老夫以为可行。”

    “成了!正月里就搂它一笔,来,干了!”

    房二公子兴冲冲地给张德倒了一杯酒,“敬老兄一杯!”

    说罢,一饮而尽,十分满意的房二公子跟张德道了个别,这就回转自己的位子。不多时,他又去找了老婆,高阳公主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跟着房遗爱一起走了。

    也没说跟二圣道别,毕竟房遗爱给的理由是上厕所……

    回家的路上,房遗爱兴致勃勃,在马车里翘着腿,手指在膝盖上轻轻地打着拍子,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荤腥小调儿。同行的高阳公主一脸的抑郁,大概还是没忍住,对房遗爱道:“我们离开的时候,都没有跟阿耶道别。”

    啪!

    毫无征兆地反手一个耳光,房遗爱猛地站起来,一把抓住高阳公主的头发:“你他娘的还在摆你的公主架子?!嗯?!”

    怕归怕,但高阳公主还是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恶人,早晚……”

    啪!

    又是一个耳光,直接把高阳公主扇的嘴角流血,房遗爱目光森冷:“愚妇!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

    房遗爱都懒得和这个女人解释,只要武汉存在一天,他房遗爱面对皇室,只要不是亲自提着刀去砍李世民,别说打个公主……打了亲王也就那样。

    是现在的李皇帝和将来的李皇帝需要他们房氏,不是他们房氏需要李皇帝!

    到了车厢内,就看到披头散发双眼无神的高阳公主正躺在座位上发呆,嘴角的血迹还没有揩去。

    “殿下!”

    “殿下,殿下还好吧。”

    高阳公主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被女婢搂在怀中,好一会儿才道:“我无事,不必担忧。”

    “殿下,这……这以后日子还怎么过?今日难道……难道殿下没有和二圣说么?”

    “说甚么?说又挨了打?呵。”

    高阳公主冷笑一声,将婢女披在她身上的袍子裹得紧了紧,身体在微微颤抖,“房遗爱这个畜生说得对,公主……甚么公主……”

    她不过是二圣用来“和亲”房氏的工具罢了。

    “殿下!慎言!慎言啊殿下!”

    “呵……”

    双眼透着嘲讽的高阳公主忽然喃喃道:“以往我还看不起李月……如今想来,愚蠢的是我啊。”

    她在房玄龄家做儿媳,快活日子连两年都没有。

    现在,更别提什么快活不快活,在丈夫的眼中,她这个金枝玉叶的公主,跟平康坊的婊子没有任何区别。

    甚至平康坊的婊子,说不定在丈夫的眼中,要比她这个高贵公主还要入眼。

    “殿下……”

    一个年长一些的女婢,犹豫了一下,“以后……以后还是顺着驸、驸马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