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读书人的事

    “二公子,这都是一点心意,还望二公子帮忙在孔总理面前,多多美言几句,美言几句……”

    京城内外,就没有不知道房二公子威武霸气的。虽说市面上流传的小道消息不多,可房遗爱驯妻如驯马一事,贵族圈子里,知道的人还是不少。

    外来的地方权贵不知道这些个行情,但只看房遗爱那做派那排场,可比他老婆高阳公主强多了。

    谁家驸马有这等胆量?跑西京天天泡平康坊不回家,完了公主带人来查探,反而是公主吃了一顿好打。

    好在平康坊的人别不知道,编排权贵这个事情吧,口风还算很严。

    高阳公主收拾不了老公,还收拾不了老鸨?

    “啧,这点钱就想让老夫开口,你们是不是瞧不起我房俊?”

    披着一件“百狐”大衣,用了红黑白三色狐狸的皮子缝制而成,“安利号”中叫卖那都是两千贯起。实际上两千贯根本没可能卖到,有价无市的那种。

    就房遗爱身上这件保暖用的大衣,转手换两匹宝马根本不成问题。

    手指勾了一下礼盒上的红色绸缎,里面码放了一层整整齐齐的金币。

    “哎哟二公子,小的们哪里敢狗眼看人低?这盒子,是有个小机关,却是忘了跟二公子说了。”

    言罢,送礼的老汉连忙点头哈腰,凑过去手指头轻轻地一摁开关,“咔哒”一声,里头便是一个暗格。

    看上去是普普通通的半镂空礼盒,实际上内有乾坤。

    暗格有个小抽屉,打开一看,又是一层密密麻麻的金币,一卷少说也有二十个。

    “嗯……这还差不多。”

    房遗爱微微点头,抓了一把金币起来看了看,“哟,还是汉阳造。”

    “可不是么。”

    “你们‘西秦社’的,想要老夫跟孔总理美言个甚么?”

    “这不是小的们心怀一片拳拳之心,想要为朝廷分忧,教化蛮夷么……”

    “说人话。”

    “小的们想让孔总理调拨些许教书先生前往‘昆仑海’。”

    “敦煌宫不是有教书先生么?”

    “可这光景,敦煌宫不是要往轮台府迁么。北庭的事情,这薛氏手短,够不着,够不着啊。”

    一听老汉打着哈哈,房遗爱撇撇嘴,然后道:“这孔总理那里……也不好交待啊。”

    说罢,房遗爱瞄了一眼“西秦社”派来的老汉。

    “二公子放心,孔总理那里,也是有一些孝敬的,还望二公子代为转送。”

    “好!”房二公子一拍手,“老夫就喜欢你们这样的爽快人!薛氏不愧是薛氏,就是爽气!像太原王氏那些个抠抠搜搜的……啧,老夫都懒得搭理他们。”

    言罢,房遗爱拍了拍老汉的肩膀:“你放心,只要钱到位,甚么都好说!”

    “那就……恭候二公子佳音?”

    “老夫的信誉,还用多说吗?”

    “嗳!小的祝二公子公侯万代……”

    “哈哈哈哈……”

    房遗爱开怀大笑,爽得很。

    腊月里虽说忙着过年,可房玄龄又不回来,房遗直也外放做官,京中房氏嗓门最大的,就是他房二公子。

    等“西秦社”送礼的人走了之后,房遗爱也琢磨开来:“眼下教育部人手奇缺,教书匠现在是抢手货。还好老夫知道哪里有路子,到时候寻了孔颖达这个老匹夫,让他签个字就算了。这礼物么……老家伙都半截入土了,用得了恁多?还是老夫帮着花差花差……”

    “西秦社”给孔颖达的礼物绝对是丰厚,不过想来早就考虑到房遗爱“代为转送”这个事情肯定不靠谱,所以加量又加价。

    这房遗爱就算黑心烂肺,黑了一半,最少还剩了一半不是?

    过了几天,“西秦社”准备送给孔颖达的礼物,尽数到了房宅。

    房俊估算了一下,这么一批大礼,怎么地也得十一二万贯,绝对是出手豪阔啊。

    “这薛氏还真有钱啊。”加封的宝箱全部被打开,房遗爱一个人在那里看看挑挑,然后摸了一支玉管做的笔,“老东西要恁多开销作甚?读书人得有读书人的样子,一支笔应该够了。”

    跟着房遗爱的仆役们都是目瞪口呆,前头“西秦社”的人送礼过来,自家二公子那叫答应的爽快,总之一句话,孔总理那里,还能不人到礼到吗?

    结果一转头……他娘的果然是要黑一点下来啊。

    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大概三十多年前展开游戏业务的时候,肯定是运营出现了岔子,毛会随处可见,带头黑金黑装备的,就是两代李董。

    当然了,现在的李董黑起来最狠,目前还没有人能超越他。

    不过这光景,房二公子也是上了点档次,十万贯的礼物……全黑了。

    也不能说全黑,好歹还留了一支笔。

    “来人。”

    “公子,有甚吩咐?”

    “去弄个锦盒过来,把这支笔,好好包装一下。”

    “是,公子。”

    “读书人就要有读书人的样子嘛。”

    房遗爱又念叨了一声,等到锦盒包装好之后,这才让人捧着锦盒,前往教育部总理大臣的府邸拜访。

    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拜访孔总理,那是要排队的。

    他房二公子是谁?需要排队?

    孔颖达的家人出来迎接了房二公子,在一帮人的羡慕眼神中,房遗爱龙行虎步,进了孔府。

    接待房遗爱的是孔三郎孔志亮,见房遗爱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孔志亮也是心中佩服,能不佩服吗?前几天去宫中吃饺子,这王八蛋不告而别也就算了,居然用的还是尿遁。

    尿遁其实也没什么,二圣也不介意,最多恶心。偏偏自己尿遁也就罢了,还把高阳宫主也带着走了。

    长孙皇后之后还问高阳哪里去了呢,结果听奴婢们回禀,说是被老公直接带回家了,让女圣陛下当场就脸色相当难看。

    不过这也不算狠的,更狠的还在后头,居然当街又把公主打了一通,惨叫声街道上路过的都听到了。听说那动静太大,差点把马车车厢都震垮。

    偏偏现在房二郎还跟没事儿一样,孔志亮见了,你说怎能不佩服?

    “孔总理在接客?”

    “接……”

    孔三郎一口老血差点没压住,心中暗骂:你爹才接客呢!

    “那老夫就等一会子。”

    说着,房遗爱还悠哉悠哉地喝起了茶,两泡过后,房遗爱对孔志亮道,“三郎,我现在有个财路,想不想一起发财?”

    “甚么财路?”

    孔志亮倒也没有矫情,房遗爱这个王八蛋的的确确是个人渣,但有一个好,这王八蛋说带人发财,那是真会带人发财。

    这一点,大概是因为跟张德厮混久了的缘故,口碑很不错。

    “咱们先弄个行当,就在‘天竺地’,当然不在‘天竺地’也是无妨,横竖就是西域那一块。然后再让人鼓吹一番,就说这里头油水大大的……”

    “然后招股?”

    “对!”

    房遗爱眼睛一亮,“三郎以为如何?”

    “嗨……我还以为是个甚么,这光景城北人家,都这么干!”孔志亮轻轻地拍了拍茶几,“几个国公家,全他娘的都是这个路数。最狠的就是杜二,这畜生又被他得手了一回,骗了不知道多少钱。”

    “这怎么是骗呢?”

    就听不得这个词,他房二公子,骗过人?那都是凭本事挣的钱!

    “别人都是弄个甚么‘天竺票’,他倒好,弄个‘东海票’。”

    “嘿……这厮有想法啊!”

    一听“东海”两个字,房遗爱当时就反应过来,被人吹牛能在东海如何如何,那是将信将疑。

    可杜二公子不一样啊,他大哥现在还是东海宣政院的扛把子,货真价实的山头啊。

    别人说能在东海淘来好货,真真假假不好说。可杜二公子说要搞个一船珍珠……还别说,可能性不小。

    “遗爱是有甚么想法,且先说说,要是行得通,做这一铺又何妨?”

    “前头听说玄奘法师在天竺诸地挖了不少庙,得了不少器物。老夫便想着,咱们就在这关洛淮扬之地,也吹捧一番天竺古国的把戏。到时候,再找几个队伍,寻着古城就是开挖,挖着甚么算甚么。回头来京城这么一倒手,怎么地也能……”

    孔志亮原本不以为意,可一想,文化人的事情,可以搞啊。

    再说了,房遗爱开头就说了,在京城还是要招股的。

    这行当做起来,的的确确可以抬一下股价。到时候把手中的股本脱手,一进一出,还真是什么都有了。

    孔志亮手头钱不多,不过也的确想搞。他没钱,但有一个教育部总理大臣的老子,吹捧天竺古玩这个事情,他做起来比谁都容易。

    文化圈么,玩的就是气氛。

    至于探究时间的沉淀感……那他妈是个啥?“天竺地”的过去到底有多少王朝在兴衰,跟他有一个开元通宝的干系?

    正思量着,家仆过来喊道:“三郎,二公子,总理让你们过去。”

    “好,这就来。”

    孔志亮点点头,然后对房俊道,“遗爱,见过大人之后,咱们一起小酌一杯?”

    “那就说好了。”

    “天上人间,恭候大驾。”

    “好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