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899 早有预谋

    120急救的声音从远方响起,越来越近,眼见着是有急诊患者回来。周立涛分身乏术,刚要找陪检带着患者去耳鼻喉科,郑仁便说道,“周总你去忙吧,这个患者我帮你瞄一眼。”

    “呃……好。”周立涛也没有拒绝,既然郑老板说了,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都来医院了,就别这么犟。”苏云和患者说道,“抓紧看完抓紧走,医院多忙。”

    苏云都没敢说你不看病来医院干什么的这类话,现在患者处于一个情绪激动的时期,说话不谨慎是要被抓毛病投诉的。和老婆吵架,所有的憋屈都撒到自己身上,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男人没说话,只是捂着鼻子仰面朝天的发呆。

    “哥们,你这是怎么想不开了?我看出血也不多,简单处置一下就回去吧,好不好?”苏云问道。

    棘手的患者分几种,像是眼前这种属于一个特殊分类。

    不是自暴自弃,真要是那样就不会来医院了。这是到医院撒泼打滚,让人有些腻歪。

    但也不能把他扔在这里不管,要不然出事儿的概率太大。要是郑仁和苏云不在,患者肯定要送去耳鼻喉科处置,哪怕是病情不重,但架不住患者情绪不正常不是。

    可是不管苏云怎么问,男人都不说话了,他仰着头,抽着鼻子。

    这是哭了?

    “哥们,别哭,让人看着笑话。”苏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下子来了兴致,“抽烟不?我看出血也不多,先抽根烟冷静一下?”

    郑仁摊手,苏云这货怎么这么不靠谱呢。

    带着一个还在流鼻血的患者去抽烟……

    患者犹豫了一下,苏云马上又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什么是抽一根烟过不去的事儿,就你这和媳妇吵架的屁事,都用不了一根烟,半根就完事。”

    “唉。”说起这个,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

    半推半就的捂着鼻子和苏云来到门外的吸烟区,有一个患者家属看见他血淋淋的捂着鼻子出来,吓了一跳,连忙把烟头扔在地上,转身就跑。

    “看看,多没素质。”苏云把烟头捡起来,在户外的烟缸里掐灭,随后分烟。

    “没过不去的坎儿,还是先看病吧。”苏云道,“不过你这也奇怪,撞了头,怎么鼻子就出血了呢,平时有高血压?”

    “没有,我鼻子总不好,经常出血,有时候还疼。”患者说道,“今天一激动就开始出血,是先出鼻血,然后我才……”

    “哦?和媳妇吵架就别激动了,老夫老妻的,吵多少年了,还激动。”苏云笑呵呵的说道,“床头吵架床位和,别弄的这么吓人。不过说实话,你出了这么多血,你媳妇都不跟着,也是够一说。”

    “……”男人楞了一下,深深的叹了口气,“离婚了,今儿我媳妇是拿着离婚协议来的。”

    “都是吓唬人的,你还真当真啊。”苏云笑道,“回去做几个拿手小菜,喝两瓶酒就好,我跟你讲,千万别签同意。”

    男人似乎有些难言之隐,他怔了一下,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苏云见他死活不说,心中好奇,吹了口气,额前黑发飘呀飘的。一缕烟像是长枪大戢一般直刺男人嘴角的血迹,苏云好像对自己力量控制更加精确开心,笑着说道,“老板,怎么样?厉害吧。”

    郑仁知道苏云又想要心里诱导,微微摇了摇头。

    这货是真的闲的无聊,抓紧时间看病才是真的。男人的系统面板有些古怪,郑仁着急看片子。可苏云要问病史,想了想,郑仁觉得还是由他来吧。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苏云问道,“你媳妇在外面有人了吧,还是你个狗日的在外面有人被你媳妇抓到了。按说也不会啊,拿着离婚协议来的,这是早都有准备了。”

    苏云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子午卯有出来。男人的情况和很多日常见到的都相似,却又都不一样。

    “我……在外面有人了,是我媳妇。”男人眼神有些迷茫的说道。

    这句话很绕,苏云反应了两秒才隐约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去……哥们儿,你这是真高端!”速运赞叹道。

    “谁知道啊。”男人深深的吸了口烟,连着鼻血一起吸进去,呛的直咳嗽。

    咳嗽的厉害,血沫子横飞。

    郑仁则根本不知道男人在说什么,那话太绕,而且这方面他的临床经验比较少,几乎也就是实习生水平,根本想不通。

    “你闲聊,找到你媳妇小号了?”苏云试探问道。

    “不是我聊的,是有一天一个小号直接加的我。”男人苦闷的说道,“开始我以为是卖茶叶的路数,结果她直接说自己加错人了,然后就这么过了很久。”

    “哦?有意思,然后呢?”苏云的眼睛放着光,继续追问道。很明显,这个套路他从前没有遇到过。此刻的苏云沉浸在求知欲中,难以自拔。

    “我也没聊,偶尔翻翻朋友圈,见那个小号总是更新自拍。”

    “姑娘漂亮吧。”

    “嗯。”男人用力的点了点头,鲜血四溅。

    “……”郑仁特别无语,这也算是活该,流鼻血流成这样,还用力点头,真想转身就走。要不是看在他的问题很怪异的份儿上才勉强留下来。

    “后来呢?”

    “后来就是朋友圈下点赞,过段时间留言呗。”男人说道,“直到有一天看朋友圈的状态说情绪低落……”

    “你就开始撩骚了?!”

    “就是想安慰一下。”男人小声说着,愁苦的抽着烟。

    “后来聊着聊着,我觉得她似乎对我特别熟悉,简直就是灵魂伴侣。”

    郑仁看了男人一眼,心里暗骂了一句傻逼。那是你媳妇,能特么和你不熟么。

    “再往后,逢年过节的我就发个红包。过生日转个账,一年多就过去了。”男人道,“昨天我俩约了今天见面,我还特意换了一身衣服。”

    “结果我来的是我媳妇,离婚协议直接拍到桌子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