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95 抓紧时间手术吧

    林渊说完,郑仁关了电脑,转身和葛律师说到,“有两种可能的情况,一种是代谢性儿茶酚胺大量释放导致交感神经兴奋症状,表现为心悸、冷汗等等。”

    “另一种是神经精神方面症状,表现为头痛、头晕、视力模糊、焦虑不安、精神恍惚或反映迟钝、举止失常、性格改变,甚至意识不清、昏迷。”

    “患者有肺癌,我建议抓紧时间手术。”郑仁道,“辩护那面有详尽的证据,应该不是问题。但不管怎么说,我建议还是要先手术再做其他的事儿。”

    说完,郑仁看了一眼葛律师,“能做到么?”

    这话问的有点强硬,可葛律师并不觉得有什么古怪,他连连点头。

    “患者家里没钱?”苏云问到。

    “外来务工人员,家在山沟子里,估计很难承受住院手术。”葛律师也有些无奈,但他脑海里已经开始琢磨寻求社会援助之类的事情。

    律师事务所打赢了一场必输无疑的官司,再拿点钱出来捐赠、并且寻求社会援助。

    寻求援助,对于葛律师来讲类似于打广告、做宣传了。

    适当的手段,适当的炒作,能把这次事件发酵到某种自己都想不到的程度。

    自己的委托人患者受益,自己受益,没有失败者。

    当然,找郑老板看病,人家却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是唯一遗憾的地儿。不过以后找机会可以补偿郑老板,葛律师想的很快,心里面早都有了想法。

    郑老板的确是牛逼!自己只是有点怀疑,找郑老板看看,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完全明确。葛律师随即心里感慨,这件事情自己能得到的好处比想象中更大。

    “需要直播么?”郑仁问到,“免费的。”

    “郑老板,太麻烦您了。”葛律师连忙止住郑老板的话头,“我先自己想想办法,尽绵薄之力。要是不行,马上找您。”

    郑仁也不勉强,笑了笑。

    诊断明确,患者肿瘤属于中等大小,无论是系统面板还是自己的判断都没有转移。

    抓紧时间手术,术后应该不用放化疗。

    痊愈的机会有,还不小。5年以上生存率至少在80%以上,患者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行,那你那面抓紧时间吧。”郑仁道,“必须抓紧时间手术,千万别耽搁了。”

    葛律师连连点头,周立涛给开了住院单,从急诊绿色通道住院准备手术。

    事情告一段落,郑仁长出了口气。

    “老板,你以前见过伴瘤低血糖么?”苏云问到。

    “没有。”郑仁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开始以为是胰腺的问题。”

    “嗯,国内外对于肺癌诱发低血糖的报道都很少。”苏云道,“腹腔内肿瘤诱发低血糖的情况还比较多见。”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林渊说到。

    她又见识了一个书本上讲过,但根本很少有人注意的病例。这种病例会深深的烙在她的脑海里,会在将来成为丰富临床经验的一部分。

    至于葛律师在想什么,郑仁也没去仔细琢磨。诊断已经很明确了,葛律师要是再不靠谱的把患者的治疗给延误喽……

    这种可能性郑仁根本没去想,毕竟对于葛律师来讲,牌坊该立起来还是要立的。

    眼前的“机会”对葛律师来讲可是相当伟光正的,他不可能把握不住。而手术的话,随便胸外科一个带组教授都能拿得下来,郑仁兴趣寥寥。

    和周立涛聊了会,那面来了几个急诊,周立涛就去帮着忙叨去了。

    郑仁慢悠悠的回科里,苏云半路就走了,去哪里郑仁懒得问。

    坐在最长坐的椅子上,晒着太阳,郑仁少见的没有去系统图书馆看书,而是拿出手机和谢伊人聊天。

    【看完了,患者诊断是肺癌。】

    【哇哦,你一早就知道么?】

    【不是,这个患者我最开始考虑可能是胰腺的疾病,但最后排除了。】

    【患者要不要做手术?】

    【胸科会处理的很好的,只是一个楔形切除就能搞定的手术,不用我上。】

    【这样啊,中午的水煮鱼好不好吃?】

    谢伊人明显还在回味着水煮鱼的味道,忽然问郑仁。

    郑仁笑了。

    上学的时候,偶尔会和同学去吃饭,蓉城有很多老店的水煮鱼相当地道。

    但郑仁压根没有丝毫的想法,那些美味也没给郑仁留下任何美好的回忆。

    美食对郑仁来讲只是过往的一部分,还是根本记不住的一部分。

    我大蓉城都无法改变的手术狗,却在谢伊人的问题下溃不成军。

    【好吃!】

    郑仁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违心的话,随后心虚的加上了几个表情,准备把这个话题给岔过去。

    【改天我在家里做。】

    【好!我来剔骨切肉。】

    郑·心里有逼数·仁马上“机敏”的回答道。

    应该算是过关了吧,郑仁马上打开手机,搜索有关于水煮鱼的事情。

    幸好记忆力超群,郑仁扫了几眼,便和谢伊人聊的“投机”。

    下班,回家,吃饭,遛狗。

    这种日子平淡的像是白开水,但郑仁牵着伊人的手,黑子懒洋洋的跟在身边,拒绝和一切狗狗玩。两人一狗在小区里闲逛,倒也轻松惬意。

    老了之后一定要找个山清水秀的地儿,每天坐着发发呆,买买菜,看着伊人做饭。

    嗯,这种生活才是生活。

    至于现在,简直太忙了。虽然乐在其中,但郑仁还是喜欢简简单单的和伊人徜徉在夕阳下。

    “黑子怎么这么老实,别人家的狗都活蹦乱跳的。别是……喝酒喝出问题来了吧。”郑仁有些不理解,他一只手牵着小伊人,一只手牵着黑子……都很乖,乖的让郑仁心里有一种人生静美的感觉。

    “才不是,它很聪明的。”谢伊人笑着说道,“有时候咱们不在家,它会偷喝酒。”

    “……”

    “不过我发现一次后,就把酒给藏起来。”

    郑仁眼神里充满了无奈,伊人说是把酒藏起来,就为了不让黑子找到?

    这个现实么?真当搜救犬的鼻子是摆设?伊人这想法,郑仁觉得很是无奈。

    “藏在哪里?”郑仁好奇的问道。

    “藏哪都不行,后来我就把酒放在我和悦姐的屋子里,出门的时候关上门。”

    “后来呢?”

    “黑子会开门,会自己打开酒瓶盖。”谢伊人没生气,笑的很开心。

    “这么喝酒真的好么?”郑仁一下子想起来每次苏云和常悦拼酒时候的样子,心里有些苦恼。

    对他来讲,别说喝酒,连闻味儿都不行,熏熏欲醉。

    “后来我和黑子聊了一次。”谢伊人说着,把郑仁手里的牵引绳拿过来,蹲下摸着黑子的头,笑盈盈的说道:“黑子特别棒,我们俩商量了一下午,说是有时间带它出去玩,它就同意不偷酒喝了。”

    “……”

    郑仁觉得好神奇,黑子真的能同意?还是伊人的内心戏太多呢。

    “有时间出去玩,我答应黑子了的。”

    “找个周末吧,你想去哪玩?”郑仁问道。

    “温泉?”谢伊人问到。

    “行。”郑仁毫无原则,也没有任何意见,只要小伊人觉得可以就行。

    “那就定了,找个周末,你把事情推一下。咱们一起去玩,到野外黑子能随便跑一跑,估计它会很开心的。”谢伊人开心的说道。

    随后,她蹲在地上,眼睛看着黑子的眼睛,揉着黑子的耳朵,道:“过段时间周末出去玩,这几天别调皮。”

    黑子吐着舌头,用头在谢伊人的手上蹭来蹭去,像是说自己知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