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9章 双喜临门多尔衮

    “王爷,真的要放过吴三桂?”

    “是啊,吴三桂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带着四万大军窜去了宁夏,摆明了要割据一方啊!”

    “他就是个白眼狼,是个祸害,得除了......”

    祖大寿千恩万谢的去了,现在轮到范文程、宁完我、刚阿泰这帮忠诚可靠的汉奸狗奴才来摄政王府喊打喊杀了。

    不过多尔衮却稳坐不动,一张蜡黄的面孔上还有笑容。

    “行了,差不多就行了......本王知道你们和吴三桂不一样。吴三桂本就不甘心投靠我大清,而且他妹妹还是南朝抚军太子的宠妃,你们可没好妹妹好闺女去给朱慈烺睡。”

    多尔衮笑吟吟看着三个忠心的好汉奸——这几位生是大清人,死是大清鬼,和四臣祖大寿可不是一回事儿。而他们喊打喊杀,其实也是表明一下立场,不是真的建议多尔衮丢下李自成不打,去打躲到宁夏的吴三桂。

    现在大清国的心腹大敌还是李自成!不把他打跑了,中原归谁都不好讲!

    而且吴三桂溜到宁夏去,其实也解了多尔衮的一个难题——要不然这四万关宁军怎么办啊?消灭起来费劲儿,消化起来八旗内部怎么摆平?

    “王爷,”好奴才范文程最清楚多尔衮的心思,笑着一拱手,“奴才给王爷道喜了。”

    “哦?喜从何来?”

    范文程道:“王爷现在是双喜临门,一喜是陕西之战,大局已定!而且还将出现一个对我大清最有利的结果。”

    “呵呵。”多尔衮只是笑着。

    范文程接着道:“对我大清而言,李自成死不死的也无所谓,打死多少流寇,也无所谓。要紧的还是驱虎吞狼,把李自成这只老虎,撵去江南吞朱慈烺这匹狼。所以吴三桂不和李自成硬拼也挺好,真要两败俱伤了,李自成就是个没牙没爪的老虎了。”

    “哈哈哈......”多尔衮大笑着,“第二喜呢?”

    “第二喜当然是南朝即将向我大清称臣了!”范文程道,“李自成一到湖广,南朝可就是腹背受敌了!到时候大清由北直隶下山东、河南,兵临淮河。李自成则由汉入江,浮水直下金陵。

    南朝太子再能,还能同时抵挡李自成和我大清天兵?奴才觉得,他也只能向大清称臣了。

    不过南朝即便称了臣,我大清还是应该临之以兵威,使之无力西进破贼,一统东南。只有流贼和南朝互相牵制,我大清才能坐收渔翁之利。说不定我大清还有机会一统天下!”

    “好!哈哈哈,说得好!”

    多尔衮抚着胡须,脸上的笑意已经遮掩不住了,“那吴三桂怎么办?就由他在陕甘逍遥了?”

    “哪儿能把整个陕西都给他?”范文程笑着,“关中、汉中富庶,可不能给吴三桂。”

    “榆林和延安也不能给。”宁完我补充道,“榆林和延安靠近吕梁山!可不能让朱慈炯那小子和吴三桂勾结在一块儿!”

    多尔衮连连点头:“其他地方呢?”

    刚阿泰笑道:“陕甘除了关中、汉中好些,其他地方都是天下苦瘠之地,吴三桂要在哪儿受苦就由他吧。”

    如果洪承畴还在,一定会跳起来反对的!

    因为明末的精兵,不是关宁就是甘陕啊!

    吴三桂自己是关宁,现在又得了甘陕壮士——相当于历史上的甘陕绿营和吴三桂合流了......至于苦瘠什么的,对于一个战斗力很强的军事贵族集团而言,算是个麻烦吗?越穷越有战斗力啊!

    “王爷,李自成也不容易赶跑啊!这吴三桂也没把潼关险要留给豫亲王.......而且豫亲王手头才两三万人,还得看着吕梁山上朱慈炯,不够啊!”

    现在说话的正黄旗的固山额真何洛会,他的《三国演义》读得不好,所以讨论战略问题的时候他也差不上话,现在驱虎吞狼的事儿差不多说完了,也就该他说战役层面的问题了。

    “要不让肃亲王的人马西进?”范文程试探着问。

    多尔衮笑了笑:“肃亲王的兵当然要动一动......开封府得占了,吴三桂西进后留下的河南府的地盘也要占了。不过潼关就不麻烦肃王了,就让肃王本人驻兵开封府待命。”

    何洛会问:“让肃王驻兵开封?王爷是担心南朝?”

    多尔衮一笑:“得看着点朱慈烺!这小子是有大局观的,不会看着咱们收拾李自成......李自成要是丢了陕西老巢,中原北地,还有谁可当我大清八旗雄兵?”

    范文程插了一句,“可是豫王的人太少了,还有朱慈炯牵制着......王爷,您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手啊?”

    多尔衮呵呵一笑:“果然瞒不过你范文程啊!本王的确有一支奇兵可用!”

    “奇兵?在哪儿?”

    多尔衮一笑:“在大同,阿济格手头的四万精兵正好一用。”

    “英王的兵?”范文程一愣,“英王不是在围攻大同吗?”

    “是啊,”何洛会也道,“大同府城坚固非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下?”

    “不围了!”多尔衮一挥手,笑着道,“朱慈烺可是在大同布了个好局,生生牵制了咱们好几万人。本王也是一时糊涂,居然上了他的当,让好几万人在大同耽误了几个月!”

    何洛会摇摇头:“王爷,大同可是紧要之地,怎么就不打了?”

    “哼,大同是紧要之地,”多尔衮笑道,“可是朱慈烺却派不出紧要之人去守卫......王永吉也好,姜瓖也罢,都是守家之徒,无用之贼,连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懂。这样的贼人占了大同府城又能如何?还敢进犯北京吗?”

    “肯定不敢。”范文程道。

    多尔衮冷笑几声,又道:“本王思虑再三,觉得还是先把大同搁一边儿,抽调阿济格的大兵西进河套,然后再转攻榆林、延安。到时候李自成就是三面受敌,而且主力又被牵制在潼关附近......他一定不敢再死守关中,必然会弃地而走湖广。

    关中一旦拿下,大同、吕梁皆不在话下!而李自成一旦南下,咱们总能把山东拿下,有了山东,南北朝的局面才能敲定下来啊。”

    “王爷,”范文程眉头皱皱,“大同那边就这样撤了?是不是太折大清朝的面子了?”

    多尔衮一笑:“不折什么面子......打仗嘛,遭受一点儿挫折在所难免。不过也不能就这样撤了,还是得再议个和。”

    “再议和?”范文程问,“怎么议和?叫谁去?”

    多尔衮笑道:“就和姜瓖、王永吉说本王想休战数月,好让八旗战士回家陪老婆......叫骆养性去!反正他也去过一回了,不妨再走动几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