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17章 公孙瓒露出獠牙

    “田军师,舍不孩子套不着狼。”

    公孙瓒见田丰犹豫,开口劝到。

    田丰还是很冷静,他知道公孙瓒绝对不是真的为了袁绍。

    公孙瓒有自己的目的。

    即使田丰不知道公孙瓒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总归是那几个。

    田丰还是能猜到。

    特别是出了信使被截杀的事情,田丰在面对公孙瓒的时候,心中更加警惕。

    如今身在蓟城的他,举目望去,身边没有一个人是田丰能够完全信任的。

    他必须要非常小心才行。

    他是使者,可是在这里,他的生命根本得不到保障。

    赵徽可能杀他。

    而本次护卫他的公孙瓒,也可能会杀他。

    对于公孙瓒的话,田丰不敢全信,他必须要以怀疑的目光,来思考公孙瓒如此做,背后是有什么目的。

    三十多个护卫,都是公孙瓒的人。

    田丰手里能用的,原本有二十多个,但是现在只剩下十五个了。

    而十五人中,有几个人是已经投靠了公孙瓒?

    即使知道公孙瓒有异心,田丰现在也不敢拿公孙瓒怎么样。

    田丰现在很多事情,根本不敢和公孙瓒商量。

    “让我在考虑一下。”田丰道。

    他还是没有马上答应公孙瓒。

    “那好吧。”公孙瓒点头告辞,只是转身出门的时候,他眼中已经迷茫着杀气。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等待了。

    他感觉到赵徽的耐心,似乎越来越低了,他感觉再过几天,赵徽可能就会让他们离开蓟城,离开幽州。

    如果返回冀州,公孙瓒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即使袁绍已经被赵徽俘虏,公孙瓒在冀州也无法立足。

    不像刘备在徐州,可以大力发展自己的力量。

    公孙瓒在冀州,被看的死死的,根本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不仅没有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势力,反而他自己的人马,在这几年里,被袁绍给完全收编了。

    公孙瓒自己手里不过只有一百多人。

    这次护卫田丰来幽州,为了不被怀疑,公孙瓒没敢将人全部带来,只带来三十多人。

    三十几人,能做什么事情?

    公孙瓒需要更多的人。

    而人现在只能从冀州来,公孙瓒可不敢在幽州招募。

    而且他手中没钱没粮,现在也招募不到士兵。

    如何才能从冀州要来人马?

    公孙瓒也是想了很多天。

    正常派兵肯定是不行了。

    想来想去,也只要接着运输粮草的时候,将人马安插在粮队里。

    甚至整个运粮队都是士兵,不用民夫。

    公孙瓒不需要几万人,只要给他几千人就行了。

    第二天一大早,公孙瓒再次来见田丰。

    “军师,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一刻,公孙瓒的语气已经不是护卫了。

    而是当初的一方诸侯的语气。

    一听公孙瓒的语气,田丰就意识到,今天的公孙瓒肯定很难应付了。

    不是他一句还没想好,可以推脱掉。

    “我去见主公,让主公自己决定。”田丰道。

    公孙瓒并没有让开身体,而是挡在田丰面前,道:“如果主公不同意呢?”

    田丰道:“如果主公不同意,我们也只能再另想办法了。”

    公孙瓒道:“军师此言差矣,我们是来营救主公的,只要能救回主公,一切都是值得的,主公不愿意,但是我们身为臣子,也要坚守自己的本意。”

    田丰道:“我们身为臣子的,岂能逼迫主公,让开!”

    田丰的性子和审配有一点相同,为人都是比较正直刚烈。

    就算知道公孙瓒不怀好意,他也不会一味退让。

    他面对袁绍的时候,都能做到坚持己见,更不要说现在只是面对公孙瓒了。

    在田丰眼里,不要说公孙瓒现在已经落魄了。

    就算公孙瓒还是当初那个一方诸侯,田丰也敢在公孙瓒面前直言呵斥他。

    田丰和审配性格差不多,都是正直刚烈的那种,都是不喜欢变通。

    两人一起在袁绍帐下的时候,经常会因为意见不同而有矛盾,所以两人的关系不怎么好。

    审配不怕死,田丰也不怕死。

    田丰现在小心翼翼,是因为他还要完成自己的任务,还要救回袁绍,所以他不能死,也不敢死。

    公孙瓒的语气变了,田丰的语气同样变的生硬冰冷。

    公孙瓒犹豫了一下,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握紧拳头,而后又松开。

    “军师!请!”

    公孙瓒眯着眼睛,他可以在等一会,等田丰见了袁绍之后,在做出他最后的决定。

    他让开了身体,看着田丰提拔的身体,从自己面前走出去。

    他自己跟在后面,不过落后三步。

    外人看起来,跟在后面的公孙瓒,就像是一个忠诚的护卫。

    但实际上是,走在前面的田丰,总是感觉身后的公孙瓒,随时都可能一枪刺进他的身体。

    走在前面的田丰,没有一点的安全感。

    在公孙瓒后面,是五个普通护卫,也都是公孙瓒的人。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州牧府,通禀之后,公孙瓒和田丰被请进去。

    另外五个护卫则是被带到一处偏殿等候。

    “田先生,你今天来如果还是要跟我讲条件,那你就可以回去了。我就这两个条件,不会改变。”赵徽道。

    田丰道:“赵幽州,可否让我与袁公见上一面。”

    “你想说服袁绍?”赵徽问道。、

    田丰了点了点头:“还请赵幽州成全。”

    “也不是不可以。”赵徽道:“但这是最后一次允许你见袁绍。”

    “多谢赵幽州成全。”

    “跟我来吧。”

    还是那个院子。

    在院子外,是数十个士兵守着,没有赵徽的允许,其他人都无法靠近。

    公孙瓒想跟着进去,但是被挡在了外面。

    “赵幽州,可否让我进去?”公孙瓒道。

    “你还是留在外面吧。”

    赵徽回头道,他无需和公孙瓒客气。

    公孙瓒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北平太守了。

    他现在不过只是田丰的护卫。

    和赵徽的身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果公孙瓒愿意投靠自己,赵徽还会对他客气一点。

    但是显然,公孙瓒没有这个心思。

    赵徽没杀他,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