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92章 录音笔

    负责人听到了林昊对自己的讨论,面子上难免有些过不去:“这位先生,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对这项工作才操守吗?”

    凌映雪见无意间中伤了负责人,赔笑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在讨论一下案情。”

    负责人刚稍稍坐下,林昊的一席话让负责人不禁怒火红烧。

    “不是怀疑你的职业操守,只是不相信你能发现那个人能带走东西罢了。”

    负责人拍案而起:“我从事这项工作已经有二十多年,他们拿没拿走东西我一目了然。”

    林昊饶有兴趣的看着负责人说道:“愿闻其详。”

    负责人说道:“如果东西沉的话,他离开的时候脚步声一定会加重几分,如果拿的东西小的话,就会神色慌张,而刚刚戴口罩的那个男人走的时候面无惊色,连双脚交替迈出的时间都没有变化,你觉得他会拿走东西吗?”

    负责人的一席话让凌映雪刮目相看,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职位竟然隐藏着如此大的学问。

    林昊伸出手,鼓起了掌,真挚的说道:“老人家,还请您原谅我刚刚语言上的措施,我只不过是用了一个激将法,担心你收了什么好处,不对我们说实话,现在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不起。”

    负责人见林昊认起错来,刚刚的怒气烟消云散,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小子,别看我这份工作不怎么起眼,但可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和保护,如果我真的因为某种好处而违背了道德,你觉得我还会活这么长时间吗?有的东西虽然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

    凌映雪越听背后越发凉,朝林昊用了个眼神,告诉他赶快离开这里。

    林昊心领神会,问出了心里的最后一个问题:“老人家,能否给我看一下您的记录本?”

    负责人见林昊坦诚相待,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将记录本交给了林昊。

    林昊道了声谢,便翻阅查看了起来,当看到马荣光那一栏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笑容,迫不及待的将本交还给负责人,并感激的说道。

    “老人家,谢谢你,我们后会有期。”

    负责人点点头,目送着林昊和凌映雪两个人离开。

    林昊拉着凌映雪的胳膊急匆匆的来到医院的门口。

    凌映雪挣脱开林昊,疑惑不解的问道:“林昊,你这么着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林昊解释道:“刚刚我看到了马荣光那栏的签字人是李亚茹,不知道你认识这个人吗?”

    凌映雪嘀咕起来:“李亚茹?她是马荣光的妻子,你的意思是说她取走了马荣光的东西?”

    林昊不容置否的点点头:“应该没有错,否则她也不会签字,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马荣光的家,找到李亚茹,问个清楚,如果再晚一步,估计徐荣就先得手了。”

    凌映雪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一边朝自己车跑去一边说道:“你跟住我的车。”

    林昊点点头,钻入了车里,插入钥匙,紧紧的跟在凌映雪的车后。

    林昊自言自语道:“希望徐荣还不知道这个线索,否则一切都晚了。”

    李亚茹看着手中马荣光的照片,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将照片紧紧的贴在怀中:“荣光啊荣光,你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为什么还要稀里糊涂的和那个徐荣合作?你这不是把自己往深渊里推吗?”

    李亚茹越说越难过,哭声把儿子小马也吸引了过来。

    小马看着伤心的母亲,懂事的抱住母亲的大腿,默默的哭了起来:“妈妈,我想爸爸。”

    李亚茹蹲下身子,抚摸着小马的脑袋说道:“小马,爸爸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在不久的以后就会和我们重逢,我们这样好不好?妈妈带你去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一边玩一边等待爸爸回来。”

    终究是孩子的世界,一听到玩比什么事情都重要,当即收回眼泪:“好,你可不要骗我哦?”

    李亚茹宠溺的看着小马:“妈妈怎么会骗你呢?快去收拾东西吧!”

    小马刚打算转身离开,便被李亚茹紧紧拉住衣领,因为面前出现了一个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

    小马懵懂的看向李亚茹,天真的问道:“妈妈,怎么了?”

    李亚茹二话不说的将小马紧紧的护在了身后,看着眼前的徐荣问道:“你来干什么?”

    徐荣笑了一声,看着躲在李亚茹身后偷偷看着自己的小马说道:“我来干什么马夫人应该比我清楚吧?”

    李亚茹先是一愣,继而说道:“荣光已经走了,你又何必穷追不舍,难道给我们娘俩留条活路都不可以吗?”

    徐荣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小马:“嫂子,你这话说的可有点让我伤心了,马局长的死我也同样难受,再说,我也没打算杀掉你和孩子,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就会放了你们两个。”

    李亚茹将小马拦在身后:“徐荣,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荣光是怎么死的?真没想到你虽然出生在徐家,竟然会下此毒手,难道你不觉得可耻吗?”

    徐荣一甩衣服:“嫂子,你这只是妇人之见,看在马局长的面子上我也不想对你动粗,还是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吧。”

    李亚茹装傻道:“什么东西?”

    “就是你从太平间取回来的东西,还是乖乖交出来吧,不要耍任何的花招,相信你也不会让这么可爱的儿子无辜的丢掉性命吧?”

    见徐荣以小马的生命为威胁,李亚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钱包和几张纸,甩给徐荣。

    “这就是我取回来的东西,给你。”

    徐荣捡起地上的钱包,发现里面除了身份证和银行卡没有其他的东西,而地上的几张纸只是记录着几个零散的数字,根本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徐荣自嘲的笑了一下:“嫂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难道真的让我打算给你点颜色看看吗,这样做真的好吗?”

    李亚茹本打算在临走的时候将录音笔交给凌映雪,没想到徐荣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如今见徐荣动了杀机,李亚茹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当中,一方面想替马荣光报仇,另一方面又不知道该不该交出录音笔以保证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李亚茹咬紧牙关:“徐荣,你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来人!”

    李亚茹的话音刚落,只见四五个便衣警察从四周走了出来,将徐荣包围起来。

    “我早就知道你会来这里,所以提前让警察埋伏起来,等待你自投罗网,识相的就赶紧离开,否则就算开枪把你击毙,我也没有任何的责任!”

    徐荣说道:“嫂子,你可真是心狠手辣,为了我你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见徐荣话语间失去了刚刚的霸道气势,李亚茹说到:“这都是你逼我的。”

    这时,一名警察手中端着枪,瞄准徐荣,理直气壮的说道:“徐荣,现在我们怀疑你和马局长的死有关,还请你跟我们回警局一趟,协助调查。”

    说着,警察从身后拿出手铐。

    徐荣不做任何挣扎的将双手伸了出来:“算了,这次我就服了软,就算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和警察过不去。”

    见徐荣这般样子,所有警察都放下了戒备的心里,将手枪别回腰间,而拿着手铐的警察则向徐荣走了过去。

    在手铐马上拷上徐荣的时候,徐荣嘴角忽然露出一抹笑容,警察虽然意识到自己中了诡计,但也无计可施,还未等反抗,就被徐荣抓住胳膊,手铐轻而易举的拷在了自己的手上。

    徐荣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剩下的四个人浑然一惊,纷纷把手伸向腰间,准备拔出配枪。

    徐荣先发制人,抬腿就是一脚,将后面的警察踢倒在地,继而原地一跃,扫腿又将两名警察击倒。

    最后的一个警察刚拔出枪,徐荣的右手已经锁住了其手腕,警察稍微动了一下,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骨骼声,持枪的右手已经粉碎掉,警察发出惨叫声,捂着受伤的手蹲了下去。

    短短半分钟的时间,五名警察纷纷落败,李亚茹之前的信心全部丢失掉,惶恐不安的看着徐荣。

    徐荣活动下手腕说道:“嫂子,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些蠢货根本没有办法把你救出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把录音笔交出来,你和孩子就可以走。”

    李亚茹回头看了眼小马,看来徐荣的恐怖让小马有些恐惧,双腿发起抖来。

    徐荣见李亚茹失了神,眼疾手快,将小马从李亚茹的身后直接抓了过来。

    李亚茹顿时觉得心中少了什么一样,央求道:“徐少爷,只要你把小马放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嫂子,从我进屋的时候我就说过,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就不会为难你们两个,可你就是不听,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们的恩怨也不能牵扯到孩子的身上吧?”

    恐惧的小马放声大哭起来,哭声震撼着李亚茹脆弱的心里。给力小说hongcha8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