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50章 生男生女的问题

    唐心妍懒懒的趴在床上,感觉从头到脚都酸疼的厉害,好像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杜云皓靠过来,说要抱着她去洗澡,唐心妍坚决的,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已经折腾了大半夜,她可不想后半夜和杜云皓在浴室里继续折腾。

    杜云皓无奈的笑,自己去浴室洗澡了。

    唐心妍见他进了浴室,才勉强的从床上爬起来,去另外一间浴室,匆匆的淋浴后,又摊回到床上了。

    杜云皓从浴室出来,见她头发都是湿漉漉的,就那么懒懒的躺在床上,无奈的摇了摇头,但目光都是温润的。

    杜云皓又转身走进浴室,从浴室里拿了吹风机出来。

    他在床边坐下,手里拿着吹风机,温柔而耐心的给她吹着头发,唐心妍趴在床上,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一样,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的按摩服务。

    杜云皓替她吹干了头发后,随手把吹风机放在了一旁。

    唐心妍却伸手拿过来,打开暖风开关,调皮的冲着他吹过去。

    杜云皓微眯着墨眸,任由她闹了一会儿,然后,伸手夺下她手上的吹风机,顺势把她按在身下。

    唐心妍感觉他的身体又有了变化,胸膛炙热的起伏着。

    “好累啊,杜云皓,不要了。”她的手无力的在他胸膛上推拒着,声音又柔又软的讨好和求饶。

    “闹得这么欢,我还以为你不累呢。”杜云皓低笑着,低头吻住她的唇。

    缠绵的热吻,结束之后,他在她身侧躺下来,并没有想要继续的意思。

    唐心妍乖乖的窝进他臂弯里,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

    屋内的落地古董钟轻轻的响了两声,竟然已经凌晨两点钟了。

    唐心妍感觉很累,但不知道是不是折腾的有点儿过的原因,她脑子格外的清醒,反而怎么都睡不着。

    杜云皓也没睡,手臂搂着她,手掌在她的香肩上轻轻的磨蹭着,亲昵而暧昧。“怎么还不睡?”他温声的问。

    “睡不着,杜云皓,我们聊聊天吧。”唐心妍柔声的说。

    “聊什么?”杜云皓敛眸看她,温笑着问。

    唐心妍微眯着眼眸,嘟着红唇,一时之间竟然没选出合适的话题。

    平时,他们也聊生意场上的事,还有政治经济要闻,或者,她和他念叨最近接的案子。但现在两个人搂在床上,说这些实在不太合适。

    于是,唐心妍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问了句,“杜云皓,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杜云皓大概也没想到唐心妍会和他讨论孩子的问题,以前,他们都是对这个问题避之唯恐不及的。

    杜云皓眼底浮起一层笑意,黑色的眼眸在光线昏暗的卧室里,显得尤其的明亮。他侧头看向窝在怀里的小女人,语气几近温柔的回道:“你给我生的,无论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

    唐心妍听完,愣了愣。

    都喜欢?都喜欢不会都生吧!唐心妍一想到熊孩子就头大,如果弄两个熊孩子出来,那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唐心妍顿时有种生无可恋,好日子要过到头了的感觉。

    唐心妍气鼓鼓的瞪着他,说道:“只能选一个,杜云皓,不许得寸进尺啊。”

    杜云皓见她瞪着漂亮的眼眸,像个孩子似的娇憨模样,忍不住失笑。然后,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回道:“只能选一个啊,那就生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吧,像你一样可爱,偶尔逗一逗肯定特别有趣。”

    唐心妍:“……”

    她有种被他当成了宠物的感觉。不仅自己是宠物,还能生个小宠物给他消遣。

    “算了,当我没问吧。”唐心妍懒懒的说,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重新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怎么又闹脾气了?”杜云皓见状,笑着询问。

    “才没闹脾气,就是觉得我们再聊一个毫无意义的话题。你和我,谁能保证生的一定是女孩,还一定是漂亮的,可爱的。万一生了个儿子,也不漂亮不可爱,难道还能塞回去重生啊。”

    唐心妍语调懒懒的说。

    她从小到大,常常听三婶谢瑶和她亲妈林亦可抱怨,每一次顾铭远闯祸,谢瑶都气的跳脚,恨不得把他塞回去重生。

    唐心妍脑子里莫名的回想起二哥顾铭远小的时候,那真真是作天作地的小霸王一个。当他妹妹倒是觉得没什么,如果当他爹妈,真的很容易被他气死。

    唐心妍想一想都觉得后背发凉,然后,暗下决心:还是生女孩儿吧,至少不会那么作。

    而杜公子对于生男生女的问题明显豁达多了。

    只要他老婆肯生,他就敲锣打鼓了,生男生女都不挑。

    “早点睡吧,明天周一,还要上班。”杜云皓轻吻了一下她额头,说道。

    唐心妍点了点头,翻了个身,裹着被子,乖乖的阖起眼帘。

    ……

    第二天,天亮的很早。

    被唐心妍认为从小作天作地的熊孩子顾铭远难得起得这么早,套上了白色的衬衫和西裤,很是认真的把自己从头到脚捯饬了一遍。

    谢瑶看着已经在镜子前面站了很久的儿子,忍不住笑着打趣道:“顾二少还没磨蹭完?你怎么像个大姑娘要上花轿似的,一直照着镜子,再继续照,镜子都要被你照裂了。”

    顾铭远听完,又拨了拨头发,确定头型很帅后,才拎起外套准备出门。“我去接星语了。”

    “嗯。”谢瑶点头,又叮嘱道:“和陈局约定的是上午十点钟,别迟到了。今天日子好,登记领证的人肯定会多,你护着点儿星语,别让人挤到她。”

    “我知道,你放心吧。”顾铭远点头,即便谢瑶不说,他也会护着自己媳妇,何况,媳妇肚子里还怀着他孩子呢。

    “晚上带星语一起回来,你们领证结婚是大事,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谢瑶又说。

    顾铭远自然没有理由拒绝,笑盈盈的点头了。

    谢瑶看着儿子出门,见他满眼的笑意,谢瑶自然也是满心欢喜的。

    人海茫茫,想要遇见一个喜欢的,甚至深爱的人并没有那么容易,即便是遇见了,那个人也未必就会喜欢,并且爱上你。所以,世人都知道,相爱是一件很难的事。

    谢瑶看着自己的儿子能够找到相爱的人,并且即将为人夫为人父,她怎么能不欢喜呢。

    她伸手摸了摸心口的位置,感觉一颗心终于落回了原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