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85 从头开始就错了

    “不一样的,心脏移植不涉及交感神经这一块。”苏云回答道。

    他的脸上表情少有的认真,一旦说起心脏移植来,那股子专业气息与自信的情绪油然而生。

    “对神经系统的检测,你知道多少?”郑仁询问到。

    “我问一下做研究的朋友。”苏云拿出手机,开始翻阅电话簿。

    郑仁很是感慨,像苏云这种牙尖嘴利的娘炮,竟然朋友满天下。之前来帝都参加前列腺项目的时候,就有方林、赵云龙闻讯而来,拉着他去喝酒。

    海城认识咪狗屋的那个小姑娘,看着关系也不错。

    现在自己想要问问神经系统检测,他也能拿起手机就找人咨询。

    难道现在的人都喜欢牙尖嘴利的家伙么?还是说颜值高的人,天生就会得到所有人的宠爱?

    不过这都不重要,郑仁想要知道什么设备能检测神经,然后看看系统空间有没有卖的。

    不能盲目去买,经验值可以算是通用点了,能买设备,也能买手术训练时间。这种东西,就像是钱一样,谁会嫌多?自从有了系统之后,自己似乎对钱不感兴趣了,也可能是因为有比金钱更好的等价交换手段的缘故。

    郑仁不着四六的陷入了沉思,思绪已经飞扬到了九天之外。

    很快,苏云那面得到了消息。

    “神经电流感应器,国产的也要十几万,进口的更贵。老板,你要这玩意干什么?”苏云觉得奇怪,询问到。

    “肾动脉狭窄的患者我总感觉要做外科手术剥离,但神经么,你也知道,不能随便弄。”郑仁叹了口气,说到这里,任凭苏云怎么问,都不继续说了。

    言多必失,古人诚不我欺。

    只要给苏云一个线头,他就能捋着找到更多需要自己解释的东西。涉及系统的事儿,最好还是别说了。

    苏云只是有些奇怪,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系统这个大猪蹄子身上去。他见郑仁情绪略有怪异,猜测或许是肾动脉狭窄的患者病情一直没有突破,便安慰郑仁几句,就去休息了。

    回到系统空间,郑仁打开系统商城的面板,挨个目录看下去。

    神经电流感应器……这种东西一般是做基础研究的人会用到,外科基本不用。

    找了小二十分钟,郑仁才在很靠下的位置发现系统商城里的确有医用的神经电流感应器。

    20万经验值……

    看到这个价钱,郑仁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一天的手术训练时间是86400点经验值,一台神经电流感应器竟然价值两天多的手术训练时间。

    真是——特么的。

    郑仁恨恨的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点选购买。毕竟这就算是投入吧,期待着有更大的产出。而且郑仁对射频消融导致血管、神经黏连在一起的副反应也很好奇。

    一个黑色、看着特别有质感的小东西出现在郑仁面前。郑仁则根本没有去欣赏系统黑科技,他看着一下子没了一大截的手术训练时间,心塞塞的。

    随着神经电流感应器一起落到郑仁手中的,还有一本使用指南。

    郑仁看了一遍指南,有些感慨于做基础研究到底有多难。不过现在他是没有心思过多去想,大手大脚的消费了一次,首要要面对的是手术训练时间的匮乏。

    还是多做任务吧,无视任务奖励,看样子是不对的,郑仁纠正了自己的某些行为误差,重新进入系统手术室,开始再一次手术。

    实验体依旧是侧卧位,逐层剥离,看到肾动脉狭窄处。郑仁很小心的分离与血管融合的肾交感神经,手法细腻轻柔,发挥出了120%的水平。

    游离了一个角之后,郑仁把神经电流感应器的线路搭了上去。

    按照使用指南,郑仁调节电流,对肾交感神经做了电刺激。

    然而,郑仁懵逼了。

    那段融合处经过微弱的生物电流刺激,实验体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大猪蹄子宕机了?这个念头一出现,郑仁就把它给否定了。

    不可能!

    要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难道是……郑仁随即怔了一下,开始仔细观察肾交感神经的走向。

    实验体的死活,已经不重要了。

    这次手术,是必然失败的。之前做的局部解剖是有问题的,郑仁很快认清楚了这一点。

    果然,郑仁手术速度加快,实验体因为肾交感神经被刺激,血压升高,出现脑出血,随即死亡。

    而郑仁继续做局部解剖,从肾交感神经的起始段开始,一点点寻找下去,而不是逆行寻找。这样更麻烦,需要剥离的范围更大,危险也随之成倍的提升。

    但是,郑仁没办法。

    20倍的显微镜下手术,是很累人的。但郑仁的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了什么。

    过了很久,他才把肾交感神经的解剖做完。

    原来,之前所有一切都是错的!

    肾动脉与肾交感神经的融合段看上去像是神经的那一段,根本就特么不是!那是一段结缔组织。只是看起来粗大,顺着肾交感神经走形,容易被误认为是肾交感神经段。

    而真正的肾交感神经被埋在下面,与血管外膜几乎融合。

    郑仁长吁了一口气,手术的难度进一步被提高。但这不重要,自己找到了屡屡失败的原因所在,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简单了。

    毕竟手术水平在这儿,找到问题所在,就没什么特殊的了,只要按部就班的做就是了。

    郑仁开始新的手术。

    切开,找到肾动脉狭窄段,之前认为是肾交感神经的位置直接离断,实验体没有丝毫反应。

    一层层不足1mm的结缔组织被钝性分离后,郑仁终于看到了肾交感神经所在。

    20倍显微镜下,所有操作都会被放大。他屏气凝神,一点点把肾交感神经给游离出来。

    这回实验体没有死亡,状态都没有什么改变。

    看着被游离出来的交感神经,郑仁知道,这台手术,基本成功了!

    接下来是介入手术。

    穿刺,超选,支架进入。

    打开支架的时候,郑仁的心跳似乎都停止了。

    连接在实验体身上的心电监护显示的数字很平稳,没有大的波动。

    随着支架完全打开,实验体也没有出现若干时间后死亡的数字。

    郑仁没有庆祝,而是开始冲洗,关腹。

    缝完最后一针,他抬头看去。

    手术完成度——97%!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